• 北京星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明星经纪 - 明星代言 - 明星演出 - 明星肖像 - 演唱会承办
  • 曾伟雄:很多人忽略了一国为先,过度关注两制的差异

    发布日期:2021-10-29 21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原标题:曾伟雄谈“一国两制”:很多人忽略了一国为先,过度关注两制的差异

    撰文|熊颖琪

    10月19日,博鳌亚洲论坛“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”首届大会(简称“经安大会”)进入第二天。

    首届大会主席曾伟雄再次接受了政知君的采访。他强调,香港实行一国两制,首先应该看到的前提是“一国”,国家安全是第一位的。曾伟雄表示,人们在香港特区发展,必须关注国家发展,了解国家基本政策方针,才能处理好自身规划。

    “一国两制的前提是一国”

    10月18日,曾经的香港警队“一哥”,如今的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警察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曾伟雄,又以新身份——博鳌亚洲论坛“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”首届大会主席亮相长沙。

    当天上午,他在发布会上表示,当前正是全球抗疫和经济复苏的关键时刻,新的发展风险也日益突出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博鳌亚洲论坛召开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首届大会,共同探讨如何统筹“发展与安全”这一重大时代课题,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。

    10月19日,曾伟雄接受媒体采访,谈论他的香港、大陆两地工作近况以及经济发展与安全相关方面问题。

    政知君向曾伟雄提问,从香港回归以来任期最长的警务处处长,转身为国家禁毒委员会首位来自香港的副主任,工作中感受到了哪些差异?

    曾伟雄表示,香港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特区,实行的是一国两制。“很多人往往忽略了一国为先,而过度关注两制的差异。”

    怎么理顺这二者间的差异?曾伟雄的看法是:一国是前提。“我无论在香港还是内地任职,首先考虑的是’一国’的需要,国家安全第一位。”在一国的前提下允许差异,必须管理好这个差异。因为不管理就会越走越远,差异就管理不了了。

    谈及个人在香港的发展,曾伟雄认为,无论是做生意还是普通老百姓,或者是公务员,都必须关注国家发展,跟上国家发展的步伐。了解国家基本政策和国情,才有利于个人处理好“两制”之间的差异。

    “从国家层面禁毒,西方不具备这种能力”

    曾伟雄把自己从去年至今一系列的履新,称作是“回来内地工作”。他以禁毒工作为例,讲述了两地工作的差异。

    曾伟雄在回答政知君的提问时说,过去,自己在香港曾长期从事禁毒工作,但从国家层面来抓禁毒工作,香港和西方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。“中国禁毒的成绩全球公认的,无论是吸毒人员的总数,还是吸毒人员下降的速度,都令世界各国刮目相看。与此同时,中国的吸毒人员群体还有一个变化,那就是平均年龄上升,年轻人吸毒情况有所控制。”

    曾伟雄强调,我国与西方国家态度不同,对毒品问题坚决零容忍,也决定了我国全方位打击毒品链条的策略,并强调对公众的预防教育及吸毒人员的康复治疗。

    他介绍,过去对吸毒人员治理手段管理相对比较粗放,把吸毒人员直接送到戒毒所管理。现在国家采取的社区康复治疗方式,已经相对全面。对于情况相对严重的吸毒人员进行强制治疗,一般情况的送去社区康复治疗,而且是自愿原则。“我们对于社会需求和个人权利做了很好的平衡,回应了西方对这问题的关注。”曾伟雄说。

    此外,高科技手段也为禁毒工作贡献一份力量。曾伟雄介绍,包括对吸毒人员的毛发检测、对特定行业从业者进行的预防性毛发检测,还有污水检测,尽量能把问题量化,更直接地解决问题。

    中国的防疫经验为世界提供参考

   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复苏产生的影响,也是这场媒体见面会中被关注的焦点议题。

    针对不同国家的防疫策略和社会恢复进度,曾伟雄认为,第一,反映了不同国家体制的不同。因为体制不同,采取的措施就不一样。第二,不同国家,民情不一样。“比如,我们中国或者其他亚洲国家,讲究集体性思维;但在很多西方国家,更推崇个人主义。这种民情的不同,将影响各国采取的手段。”曾伟雄说,第三方面,每个国家发展阶段的不同,决定了其防疫能力大小。“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自主产出疫苗的能力。”所有这些因素的叠加,就导致了抗疫成果的差异。

    曾伟雄拿中国抗疫举例。很多人说,中国采取了非常果断、非常有效的措施,控制住了新冠疫情。“我们需要通过一场疫情的防控,全面总结经验,平衡利弊。”

    曾伟雄还讲述了香港案例。在香港本轮抗疫早期,部分居民并不能对出现个别案例后,对该范围内实行全体检疫的政策表示理解。但后来经过反复论证后,就觉得这种方法是可行的。目前,香港防疫一个非常重要的控制手段,就是根据小区进行排查。这个经验其实也可以给国际社会提供参考。

    通过香港民众对防疫策略态度的变化,曾伟雄认为,民情是可以引导,并被改变的。“那么,如何引导民情,如何让民情改变,也是以后我们处理有关问题的非常重要的政策参考。”

    来源:北京青年报